星际结婚指南

蝶之灵

首页 >> 星际结婚指南 >> 星际结婚指南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(综科幻)身在曹营心在汉 未来之我要越狱 皇婚 反派boss超给力 重生之异兽猎人 谁要和AI谈恋爱 职业扮演系统 恋人总是在逆袭(快穿) 未来之师厨 [综]无面女王
星际结婚指南 蝶之灵 - 星际结婚指南全文阅读 - 星际结婚指南txt下载 - 星际结婚指南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 []

莫方篇下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番外之莫方篇(下)

莫启明用一年多的时间地毯式搜索了帝国所有可居住的星球, 依旧没有找到方子谦的下落。正当他几乎要绝望的时候,他突然收到了一条消息——方子谦的身份晶卡, 居然出现在瑞恩星球的医院。

他立刻出发前往瑞恩星球, 一路上,他的心情既兴奋又忐忑, 兴奋于他终于找到了方子谦的下落,担心的却是子谦为什么来到医院?是不是生了重病?

莫启明心急如焚地以最快的速度来到瑞恩星球的医院。

手术室的走廊外面站着一位军官,男人身穿黑色军服, 肩膀上有金星的标志, 显然这是荣耀军团的将领,军衔为少将级别。

莫启明快步走上前去,焦急地问道:“方子谦在里面吗?”

男人点了点头, 道:“瑞恩星球的空间站遭遇了联邦偷袭, 我们发现他的时候, 他被埋在地下昏迷不醒, 紧急将他送来医院, 读取了他的身份晶卡资料, 没想到他居然是方子谦,所以我才通知了你。”

Omega混进军区, 这在当年可是重罪。即便是屡次立下赫赫战功的陵雨将军,也因为Omega的身份不好光,而被军事法庭判决为终身监-禁。

莫启明立刻明白了自己这么久一直找不到方子谦的原因, 也知道, 方子谦隐瞒身份躲在瑞恩星球军方空间站的消息一旦走漏, 肯定会受到最严厉的处分。他绝不允许方子谦被押去军事法庭,他得想办法保护子谦。

面前的军官应该是个Beta,五官端正,脸色看上去十分严肃。莫启明注视着他,低声道:“谢谢将军通知我,不知道接下来,将军是不是要把这件事上报到军部?”

Beta军官淡淡地道:“既然我先通知的人是你,你应该猜到我会怎么做。”

莫启明心中大喜,立刻感激地朝他鞠躬:“多谢将军。”

Beta军官淡淡地道:“我对Omega并没有偏见。这件事一旦被外人知道,方子谦不会有好结果,他还年轻,我也不想看着他被关进监-狱。对外,我会宣称方子谦是路过空间站时遭受波及,恰好被我救下。至于他伪装身份,在军区空间站藏了一整年的事,从此以后,你知我知。”

莫启明点了点头,道:“将军的大恩我一定铭记,不知道将军在荣耀军团的哪个部门任职?”

对方摆了摆手,道:“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,也不用想办法报答我。我曾经是陵雨将军的部下,如果真要谢,你们就谢陵雨将军吧,是他让我改变了对Omega的看法。”

看着这位军官转身离开时挺拔的背影,莫启明一时也说不出话来。

暗夜军团长陵雨将军是个Omega的事,当年闹得沸沸扬扬,军部恨不得对他赶尽杀绝,但真正在他手下任职的人对他却只有尊敬和佩服。面前的这位军官显然是暗夜军团的旧部,在暗夜军团解散之后,被荣耀军团长罗森元帅收为麾下。他对身为Omega的陵雨十分敬重,所以才会顺手放方子谦一条生路。

方子谦这次真是好运,如果他的身份是被其他的Alpha军官发现,或许现在早已将消息上报,他一旦醒来,等待他的很可能就是军部的严厉处决。

还好遇到了这位好心的Beta将军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放过了他。

莫启明轻轻松了口气,坐在走廊里等待手术结果。

也不知等了多久,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推开,医生推着一张病床走了出来。莫启明立刻迎上前去,担心地道:“医生,他怎么样?”

医生摘下口罩,平静地说:“他的胸口被重物击中,有四根肋骨骨折,刺穿了肺部。腹腔内多处脏器受损,感染非常严重,我们会尽力,但家属也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莫启明只觉得当头一盆冷水浇下,浇得他全身冰凉。

看着病床上的方子谦苍白的脸和失去血色的嘴唇,他心疼得几乎要无法呼吸。

莫启明上前一步,轻轻握了握方子谦的手,回头朝医生说:“请一定救他,不惜一切代价!”

医生道:“器官置换的手术同意书还需要家属签字,请问您是他的?”

莫启明沉默了片刻,才低声道:“我是他爱人。”

医生了然:“他现在身体虚弱,不方便转院,我们会请首都星中央医院的专家过来会诊,也请你耐心一些,他这次受伤太重,需要慢慢治疗。”

莫启明点点头,道:“麻烦医生了。”

看着方子谦被推进隔离的重症监护室,莫启明深吸口气,冷静下来,这才将找到子谦的消息传回了方家和莫家。

方子谦的父母当天下午就急匆匆地赶来了瑞恩星球,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,看见儿子脸色苍白地睡在隔离舱里,方母心疼得泪流不止,方父再多的气也消了,只反复说着:“先把他治好再说。等他好了,我一定押着他给你道歉。”

莫启明平静地道:“这些事以后再说吧,眼下最关键的还是他的身体,我会请来最好的专家给他治疗。”

***

中央医院的专家次日早晨就到了,在经过一系列的会诊之后,敲定了治疗方案。

方子谦还没醒,莫启明一直在医院守着,昨晚一夜都没合眼。方家父母都看不过去了,让他回去休息,但莫启明并不肯回去,反而在医院找了间VIP病房,让方子谦睡在隔离舱里,他就睡在旁边的沙发上。

就这样过了三天,方子谦的感染得到控制,人也终于从昏迷状态清醒。

睁开眼的那一刻方子谦的脑海里还有些混乱,不知道自己在哪,他茫然地看着四周,然后听到耳边响起一个低沉、沙哑的声音:“你醒了?”

他眨了眨眼睛,仔细一看,才认出面前的男人是莫启明。

莫启明的脸色看上去很憔悴,浓浓的黑眼圈显然是睡眠不足,胡子也没刮,衬衫皱成一团,跟记忆里那个总是穿着西装、打着领带、英俊整齐的Alpha简直判若两人。

方子谦怔了很久,才尴尬地移开视线,道:“这是哪?你怎么在这?”

莫启明道:“这是医院,空间站遭到联邦偷袭,你受了很严重的伤,被路过的荣耀军团一位将军救了下来。”

方子谦很快就想明白了莫启明找到他的原因,医院收病人时需要用身份晶卡建立病例存档,这是帝国所有医院的规矩,凡是帝国公民,从出生开始,每一次看病都有存档,医生们想查看过去的病例也非常方便。在医院,身份是绝对不能造假的,他的身份晶卡一旦被读取,医生自然知道他是方子谦,是个Omega。

只是……荣耀军团的军官知道了他的身份,居然没有将他抓起来吗?

似乎看出方子谦的疑惑,莫启明解释道:“那位军官曾经是陵雨将军的部下,对你网开一面,没有将你伪装身份混入军区空间站的事告诉其他人,对外只说是你正好路过那里,遭遇空袭的波及,凑巧被他救下。以后别人问起,你也这样说就好。”

“嗯。”方子谦沉默了几秒,别扭地开口道,“对不起。”

莫启明注视着他的眼睛,低声道:“对不起什么?从婚礼上逃跑,让我变成全帝国的笑柄?”

方子谦心里愧疚,不敢跟莫启明对视,只好轻轻闭上眼睛,小声说道:“我以为你会退婚的,没想到你一直找我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莫启明看着他微微发颤的睫毛,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我不怪你。别多想,先养好身体再说吧。我去叫医生。”

直到莫启明转身走后,方子谦才睁开眼,看着他高大的背影,心里五味杂陈。

本以为莫启明会大骂他一顿,即便不骂脏话,肯定也会生他的气吧?毕竟婚礼上被放鸽子,确实很没面子,还被帝国最大的论坛嘲讽了一整年,成为民众们茶余饭后的笑料,对自小就养尊处优的莫启明来说,这绝对是极大的耻辱。

没想到这男人如此有风度,居然说不怪他。

方子谦想,或许莫启明只是嘴上说不怪他,心里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吧!

等病好之后,再想办法逃跑还来得及吗?

***

莫启明叫了医生,进来给方子谦做了全面的检查,接下来便按照治疗计划开始手术。

好在方家特别有钱,在方子谦出生的时候就在中央医院培养了他的器官,直接将本体培养的器官用来置换,不需担心移植排斥问题,手术进行得也很顺利。

方子谦身体虚弱,脑子却转得很快,他在思考病好之后怎么解决婚约的事,但他没想到,莫启明居然寸步不离地一直守着他,这是担心他再次逃跑吗?

这天下午,方子谦睡醒后,发现莫启明坐在沙发上,正打开光脑处理公司的文件——这男人居然把医院当成了办公室。

方子谦忍不住道:“你可以回去办公,我不会翻墙逃跑。”

莫启明一边处理文件,一边淡淡地道:“我并不担心你逃跑,以你现在的体力,你连下床走路都做不到。”

方子谦疑惑:“那你天天守着我做什么?”

莫启明抬头看了他一眼,道:“我只是想陪着你。”

方子谦怔了怔,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眸,心头突然一跳,立刻心虚地移开了视线:“为什么?我放你鸽子,你真的不生我的气吗?”

莫启明平静地道:“我当时确实很生气,恨不得把你抓回去狠狠揍一顿。”

方子谦:“……”

莫启明话锋一转,道:“但气消了之后,我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你逃婚的原因,一定是因为你对我不够了解,也不喜欢我,觉得跟我结婚根本不会幸福,加上父母逼你太紧,所以你才会想到这个方法。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,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,我也有责任。”

方子谦怔住了,他完全没想到,这个Alpha居然如此的通情达理。

莫启明道:“不用担心,我不会强迫你履行婚约,你先养好身体,其他的事交给我来办。”

他起身来到了床边,伸出双手,轻轻帮方子谦盖好被子,道:“医生说,你可以吃些流质食物,想吃什么?我去给你买回来。”

方子谦垂下眼睛,小声道:“买点粥吧,谢谢。”

莫启明很快就转身离开,片刻后,提着一个保温饭盒回来,里面有三种粥,都是方子谦平时最爱吃的。

方子谦疑惑:“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个?”

莫启明道:“我调查过你的喜好。”

方子谦心情复杂地接过男人递来的勺子。嘴里吃着香喷喷的粥,心里却难得地有些慌乱。原本,他下定决心要逃离这段婚约,过自由自在的日子。如今意外被找到,如果莫启明像父母一样逼着他履行婚约,或者找人把他给关起来,那他绝对会义无反顾地继续想办法逃跑,因为,他不想当一个没有自由的囚犯。

可他没想到,莫启明对他居然如此的包容,和温柔。

这个男人找了他一年多,找到之后居然没有骂他,还说不介意、不追究。

父母每隔几日都会来医院看望,但莫启明却直接住在了他的病房里,每天给他盖被子,帮他倒洗脸、刷牙的水,有时候他半夜想起床上厕所,莫启明还会将他抱去洗手间,把他放在马桶上,然后替他关上门。

这样细心、温柔的照顾,让方子谦受宠若惊。

他心里非常不安,总觉得这个男人是在强忍着愤怒,等最终爆发时,或许会将他捏死。

但莫启明似乎并没有爆发的迹象,反而平静得有些过分。

***

方子谦在瑞恩星球的医院里住了一个月。

他身体底子好,加上请来给他看病的都是最好的专家,身体康复的速度很快。

莫启明在医院陪了他一个月,把医院当成办公室,枫杨集团的很多业务工作,莫启明都通过光脑远程操控。

让方子谦意外的是,他被找到的消息居然没有走漏一丝一毫,媒体那边没有任何相关的报道,帝国知名论坛依旧挂着那个调侃莫启明的帖子:“全帝国最悲剧的Alpha,莫启明先生,今天,你的Omega回来了吗?”

方子谦出院之后,被莫启明送回了方家。

窗外下着雨。淅淅沥沥的小雨敲打在玻璃窗上,两个人沉默了一路,快到家的时候,莫启明才将一把大伞递到方子谦的手里,低声说道:“其实,你逃走之后,我一直很担心你,找了你一年多。我是真的很喜欢你,但如果,你一定要用逃跑这种方式来躲避我的话,你可以取消婚约,我不会勉强你嫁给我。”

方子谦怔住了,他不敢相信地看着莫启明说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莫启明低头看着他,声音低沉而温柔:“既然你不喜欢我,跟我结婚后你肯定还会逃跑,我不想把你关起来,更不想每天都派人监视你。勉强让你嫁给我,只会委屈你。我不希望每天都看见你愁眉苦脸的样子,所以……这次我放你自由。”

站在细雨中的男人比自己高了一个头,仅有的一把伞稳稳地撑在自己的头顶。

听着耳边哗哗的雨声,看着面前被淋湿的Alpha深邃、温柔的眼眸,方子谦第一次觉得,这个Alpha,其实是个很好的人。

换成一般的Alpha,被婚礼上放鸽子,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折磨他、羞辱他。

但是莫启明,不但没有责怪他,反而通情达理地说要放他自由,取消婚约。

原本做好了被莫启明报复的准备,结果对方如此大度,方子谦反倒愧疚起来,垂下头道:“对不起,你一定能找到更好的Omega。”

莫启明没有回答,轻轻整理了一下方子谦垂在额头的凌乱刘海,低声道:“快进屋吧,你的身体才刚刚康复,当心着凉了。”

方子谦“嗯”了一声,在莫启明的注视下转身进屋。

莫启明好说话,方家的长辈却没那么容易摆平。之前是方子谦重病在床不好发火,如今他已经痊愈了,父亲自然要跟他好好算账。

一进门,父亲就拿出一条鞭子,怒道:“你这个逆子,还不给我跪下!”

方家的家法相当严厉,但由于方子谦是个Omega,小时候哪怕调皮惹事,父亲也很少用鞭子抽他。这次居然拿出鞭子,显然是气极了。

方子谦自知理亏,只好在父亲面前跪了下来。

父亲手中的鞭子“啪”的一声抽在后背上,皮肤被擦破的尖锐疼痛让方子谦微微皱了皱眉,但他依旧将脊背挺得笔直,倔强地跪着。

“居然在婚礼上逃跑,让我们方家成了整个商界的笑柄,你真是给我们长脸!”压抑了一年多的怒火全面爆发,落下的鞭子力道也越来越重,父亲怒瞪着方子谦,道,“你给我听着,过几天就去莫家亲自登门拜访,好好给莫家道个歉,再补办一场婚礼!”

“我不会和莫启明结婚。”方子谦平静地注视着父亲,“他也同意退婚。”

“你!”父亲显然没想到莫启明居然在这个时候同意退婚,以前很多次方家提出让莫启明退婚,他都是执意要找到方子谦,他到底怎么想的?

趁父亲愣神之际,母亲立刻眼明手快地抓住鞭子,柔声道:“别打了,子谦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,从小就吃软不吃硬,我再好好劝劝他。”她将鞭子夺下来放在旁边,顺手扶起方子谦,将儿子带进卧室。

掀开衣服一看,背上都是一条条红痕,方母眼睛猛然一酸,声音忍不住哽咽起来:“子谦,你怎么就这么倔呢?莫启明他哪里不好,你到底哪一点瞧不上他?”

方子谦沉默下来。

莫启明其实很好,容貌英俊、年轻有为,对他的态度很温和。不像大部分Alpha会霸道地让Omega听自己的话,把Omega当成生儿育女的工具,莫启明对他相当尊重,也足够包容,更关键的是,莫启明是真心喜欢他的,否则也不会找了他这么久,原谅了他逃婚的行为不说,还主动提出可以解除婚约。

不管从什么方面说,莫启明都会是一个非常好的伴侣。

只是,方子谦并不想这么早结婚,然后将自己的一生绑在一个Alpha的身边。

见儿子低着头沉默不语,方母突然问道:“子谦,你记得伯格王子吗?”

方子谦抬起头,疑惑地看向母亲:“跟伯格王子有什么关系?”

母亲语重心长道:“伯格王子是特兰德陛下最疼爱的弟弟,他是全帝国身份最尊贵的Omega。但是,他的婚姻也没有自己决定,陛下为了拉近王室和军部的关系,将他嫁给了长蛇军团的继承人德鲁。结婚以后德鲁对他非常的关心爱护,过了几年,他们生下了长子布莱恩,两个人过得很是幸福美满,几乎成了模范夫夫。”

方子谦怔了怔,关于伯格王子的这段故事他听很多人说起过,伯格王子的婚姻虽然是陛下指定,但他很幸运地遇到了一位特别爱他、珍惜他的Alpha,婚后对他几乎是言听计从,什么事都顺着他的心意,德鲁将军也成了帝国出名的“爱妻男”。

可是,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?

母亲看出他的疑惑,柔声说道:“子谦,帝国律法规定Omega必须在合适的年龄跟Alpha结婚,这样的命运我们很难改变。就算你暂时不和莫启明结婚,你也会跟别的Alpha结婚。但是,莫启明跟别的Alpha不一样,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,你消失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找你,几乎找遍了帝国所有可居住的星球,而且他对你没有一句埋怨,反而担心你一个人会不会出事。在瑞恩星球,你昏迷的那几天,他都没有睡觉,寸步不离地陪在你身边……”

母亲说到这里,微微顿了顿,温柔地摸摸方子谦的头发,道:“与其和一个不爱你的Alpha结婚,莫启明才是你最好的选择。我知道你担心的是结婚后失去自由,被Alpha控制,成为Alpha的玩物。可你看看伯格王子,他和一个爱他的Alpha结婚后,过得很幸福,他的Alpha什么都听他的,他想去哪就去哪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反倒比婚前更自由。婚姻并不可怕,如果选对了人,你也会很幸福的。”

方子谦:“……”

母亲温柔的劝解,让他的决心突然开始动摇。

尤其是听到自己昏迷的那几天,莫启明居然一直没睡的时候,方子谦的心脏猛然一紧,就好像被一双手轻轻地攥住了一样。

他想起刚才莫启明送他回家时说的那些话——我不想把你关起来,更不想每天都派人监视你。勉强让你嫁给我,只会委屈你。我不希望每天都看见你愁眉苦脸的样子,所以,这次我放你自由。

如果是别的Alpha,将逃婚的Omega抓回来首先要做的肯定是惩罚对方,遇到性格强硬一点的,或许会强行标记。

但莫启明却说要放他走。如果不是喜欢他到了一定程度,莫启明怎么能如此容忍。

方子谦轻轻攥住拳头,低声问道:“妈妈,如果我不和莫启明结婚,父亲是不是一定会逼我跟别的Alpha结婚?”

母亲点头:“就算你父亲不逼你,协会那边也不会不管,可能会将你的资料送去做基因匹配。”

方子谦沉默下来。

良久后,他才淡淡地道:“让我再考虑考虑吧。”

他知道母亲说的没错,如果他不跟莫启明结婚,接下来,他或许一步都不能离开自己的卧室,他会被严密地看管起来,过段时间等这件事平息,父亲会再给他找一个别的Alpha,逼着他结婚。

方子谦打开光脑,刚要给师父发邮件,结果却发现屋里的网络信号全部被屏蔽。

为了防止他再次逃跑,父亲居然切断了他和外界的一切来往。

方子谦一边在屋里来回踱步,一边仔细思考着对策。上次能成功逃跑,除了莫启明对他疏于防备,被他利用拿到了超速机甲之外,还有一个原因,是方家的人以为他愿意结婚,根本没想到他会如此大胆在婚礼上逃跑。但是,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接下来想再逃婚可没那么容易。

距离上次注射抑制剂,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,短效抑制剂的期限,还有一周就要到了。

到时候,说不定父亲会五花大绑将他直接送去莫家。

方子谦可不想在自己的信息素失控的情况下,被狼狈地被送去莫家,让莫启明标记。

在抑制剂到期之前,他一定要想到办法。

***

三天后,方子谦突然找到父亲,平静地说道:“我同意和莫启明结婚,不过结婚之前,我想再见他一面。”

上次方子谦就以“和莫启明约会”为借口,离开方家拿到了用于逃跑的超速机甲。父亲虽然不知道他加入了暗流组织,但也隐隐猜到,外面有他的帮手。

同样的当,自然不能上第二次,父亲立刻严厉拒绝:“不行,我不会让你见莫启明。”

方子谦妥协道:“我不出方家的家门,就和他在书房见面。这是我唯一的条件,如果父亲不同意,我不会和莫启明结婚。”

方父仔细想了想,书房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,方子谦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从书房翻墙出去,斟酌过后,他才勉强点了点头,道:“可以,我帮你联系莫启明。”

当天下午,莫启明就乘着飞船从首都星赶了回来。

他原本在首都星准备参加枫杨集团的会议,当收到方父的消息,说子谦愿意结婚并想见他之后,莫启明立刻将手里的工作安排下去,只身一人飞回了天琴座。

来到方家后,方子谦的父母立刻将他带去了书房,还体贴地替他关上隔音房门。

方子谦正坐在书桌前喝茶,见他进来,便把手里的茶杯放下,还主动给他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他的手里。

莫启明没喝。方子谦轻轻笑了一下,道:“怎么?担心我给你的茶里下毒?”

听到这话,莫启明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些,捧起茶杯喝了两口,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,道:“听你父亲说,你愿意跟我结婚?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?”

方子谦直说道:“因为,我思前想后,发现和你结婚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莫启明微微皱眉:“是不是你父亲用什么手段逼你?如果是这样,我可以出面说服你父亲。”

方子谦道:“他确实一直在逼我。不过,最根本的原因是,我认清了现实。”

莫启明面带疑惑:“认清现实?”

下一刻,就见方子谦从椅子上站起来,走到他身边,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已经成年了。你该不会不知道,成年Omega每年都要经历一次发-情-期吧?”

莫启明心头猛然一跳,脑海里不由出现方子谦无助地瘫软在床上,打开身体任他索取的画面。

回过神后,莫启明抬头看向方子谦,那双眼睛清澈无比,提起“发-情-期”这难以启齿的话题时,他的眼里并没有羞涩、紧张或者其他的情绪,反而平静得如同一汪清水,Alpha所有龌龊的心思在他面前似乎都显露无疑。

莫启明的脸瞬间一红,有些惭愧地移开视线,道:“我……我没多想。”

方子谦淡淡地道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

莫启明这下连耳根都红了,刚才的想法只是一种生理本能,喜欢的人就在面前,还提到发-情-期这个暧昧的词汇,他自然会忍不住脑补些让人心跳的画面。被方子谦看穿,这让莫启明十分尴尬,立刻转移话题道:“你想跟我结婚,只是想找个Alpha帮你解决发-情-期的难题?”

莫启明问完后,心里不禁有些别扭,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了道具?

方子谦道:“我找你,只是觉得,你或许是我可以信任的人。我能相信你吗?”

这句话顺耳多了,莫启明的脸色也明显缓和下来,柔声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

方子谦道:“好。那我有一个条件,如果你愿意接受,我们就结婚。”

莫启明:“什么条件?”

方子谦转身站在了窗前,看着花园里盛开的鲜花,平静地说:“有种东西,叫信息素抑制剂,你听说过吗?”

莫启明怔了怔,这可是帝国命令禁止的药物,因为,它可以控制Omega体内的信息素,延缓发-情-期。方子谦突然提到这东西,难道是……莫启明心里有种不妙的预感,下一刻,就听方子谦说:“我……暂时还不想跟你发生亲密关系,如果你能接受我注射抑制剂,并且分房睡,我就……我就和你结婚。”

方子谦也知道,自己的这个条件太过残忍,也太无理取闹。

对一个Alpha来说,娶个Omega回家,又不能碰,这跟未婚有什么区别?人都有生理本能,尤其是年轻的Alpha,新婚燕尔,肯定想和老婆滚几天床单。让Alpha独守空房,这相当于冷暴力,没有几个Alpha会接受。

方子谦提出这个要求时也很忐忑,他不敢看莫启明的眼睛,所以才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花园。

书房里突然沉默了下来,莫启明没有给出答复,显然他也没想到,方子谦居然会提出如此奇怪的要求。

屋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尴尬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方子谦的心中更加忐忑不安。就在这时,莫启明突然站起来,走到他的身边,微微笑了笑说:“你果然是个很特别的Omega,从第一次看见你从泽塔学院翻墙出来的时候,我就该猜到,想娶你,没那么容易。”

方子谦轻咳一声:“你……同意吗?”

莫启明很干脆地说:“同意。”

方子谦瞪大了眼睛,诧异地回头看他:“你愿意跟我维持无性婚姻?”

莫启明的唇角微微扬起,目光温柔地注视着方子谦,低声说道:“因为,我不能忍受把你让给别的Alpha。只要你留在我身边,我已经很知足。”

方子谦心脏猛然一颤,立刻移开了视线。

莫启明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,声音无比温柔:“在家等我,我会给你补办一场婚礼。这次不请别人,就我们两家人在一起,见证我们的婚礼。”

***

补办的婚礼没有邀请外人,更没有记者,因此,除了莫家和方家之外,没人知道莫启明和方子谦“又”结婚了。

这次的婚宴非常简单,两家人聚在一起吃了顿饭,去婚姻登记处登记领证,再去附近的教堂宣誓,交换戒指,婚礼就算是完成了。

方子谦的妈妈知道他的发-情-期快要到了,还很体贴地给了他一本书,讲的是Omega该怎么和Alpha互相标记——这些知识在泽塔学院有专门的生理课,只不过方子谦经常逃课,生理课考试从来不及格,妈妈还以为他不懂。

事实上,方子谦很懂,只是懒得研究而已。

为免被人怀疑,他将收抑制剂的地址和姓名都写成了莫启明的。

结婚当天,莫启明收到一份包裹,一盒子造型各异的糖果。莫启明将糖果拿给方子谦,疑惑地问:“这就是你说的抑制剂?你从哪弄来的?”

方子谦道:“我从哪买的,暂时不方便告诉你。”

他挑了几颗“糖果”吃下去,回头看向莫启明,发现Alpha的眼神有些奇怪,方子谦心虚地道:“时间不早了,你去睡吧。”

这意思很明显,是让他去隔壁睡。

莫启明并没有离开,而是目光深沉地看着他。

方子谦被看得心跳加速,忙说:“我们约定好的,希望你遵守承诺。”

莫启明轻叹口气,微笑道:“新婚之夜吃抑制剂不让我碰也就罢了,至少,让我吻你一下,好吗?”

方子谦怔了怔,约定时只说分房睡不发生关系,好像没说不能亲吻?

正想着,莫启明已经伸手抬起他的下巴,直接吻了下来。

亲吻格外绵长,方子谦甚至有种自己要被这个Alpha吃下去的错觉。大脑一片空白,只能感受到他的唇舌热情又温柔,口腔里全是属于他的陌生气息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莫启明才意犹未尽地退了出来,轻轻摸摸他的脸颊,声音沙哑地道:“早点睡吧。”

方子谦脸烫得厉害,垂下眼睛不敢看对方。

他能明显感觉到莫启明身体的反应,但是关键时刻,莫启明还是急刹车强行忍住了。

直到莫启明转身离开,方子谦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他赌对了,这个Alpha对他足够包容和尊重,新婚之夜并没有标记他。

只不过,帝国某知名论坛发了一条帖子,是莫启明亲自发的,帖子只有一句话:“我的Omega回来了。”后面带一张莫启明和方子谦的结婚证照片。

在论坛嘲笑了他一年多的网友们,纷纷留言表示祝贺。

“恭喜恭喜!”“莫少终于找到了老婆,此处该有掌声!”“你的Omega居然敢逃婚,莫少一定要好好惩罚他!”“找了这么久才把他找回来,新婚之夜该做点什么好呢?”

而此时,莫启明正在隔壁书房里看帖子,一边刷评论一边无奈地想——新婚之夜该做的什么都没做,我在独守空房。虽然我的Omega回来了,但我依旧是个悲剧的Alpha。不过没关系,只要他愿意留在我身边,总有一天,他会真正属于我。

***

次日,莫启明带着方子谦去度蜜月,双方家长都以为他俩会在蜜月过程中甜蜜地完成彻底标记,莫老爷子甚至在期待着抱个孙子,没有人想到,两人只是找借口离开,掩人耳目罢了。

蜜月过程中两人都是分房睡。回来之后,莫启明也一直遵守约定,没有标记方子谦。两人看上去感情不错,没有人知道,莫启明会去隔壁房间睡,两人一直都是“有名无实”的夫妻。

就这样过了两年,方家和莫家的人都盼着抱孙子,可方子谦完全没有怀孕的迹象。

对此,莫启明的解释是:“子谦还年轻,没做好当爸爸的准备,加上我生意太忙,我们暂时不想要孩子。”

他给出的理由很充分,长辈也不好再催促。

方子谦二十一岁的生日就要到了,莫启明单独给他设计建造了一栋别墅当做生日礼物。

别墅的风格和方家相似,这会让方子谦有种在自己家里的亲切感,只不过,通往后花园的那一面墙设计得非常矮,可以随便翻过去,大家都不懂这是为什么,只有方子谦,一眼就看明白了莫启明的用意——这是让他想翻墙就翻墙的意思吧!

方子谦哭笑不得,却不得不承认,这个男人的体贴,让他的心底深处一次又一次地被触动。

生日当晚,两人吃过烛光晚餐,在浪漫的氛围中,莫启明又一次亲吻了方子谦。

亲吻越来越热烈,眼看就要擦枪走火,莫启明最终还是强行忍住,转身去隔壁睡。

方子谦看着他高大的背影,心里突然有些内疚。

他一定忍得很辛苦吧?其实,结婚后,方子谦心里的防备已经渐渐放下,反而对这个男人的歉意越积越多。他给了自己一段毫无后顾之忧的婚姻,也给了自己足够的尊重和自由,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才好。

听到隔壁浴室传来洗澡的声音,显然,莫启明又在用冷水降火。

方子谦带着强烈的内疚感失眠到凌晨,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。

梦里,他突然梦见了一副很奇怪的画面,他全身发软躺在床上,体内升起强烈的空虚感,双手抱着莫启明,不知羞耻地喊着:“别忍了……好好惩罚我吧……”然后,他就被莫启明毫不客气地标记了。

醒来的时候,方子谦的身体居然有了反应,赶紧跑去浴室冲冷水澡。

冰凉的水打在身上,他才切身体会到了莫启明这两年的苦。

之所以做这种梦,肯定是因为发Qing期快要到了,算算抑制剂的时间就在下周。方子谦立刻联系暗流组织,请他们给自己寄抑制剂。

三天后,糖果盒准时寄到了新家。

莫启明看见这熟悉的盒子,微笑道:“你的抑制剂到了吗?正好我有一周的假期,你吃过之后,我带你去旅行。想去什么地方?”

方子谦沉默片刻,才道:“那就去看海吧。”

莫启明点头:“好,我来准备。”

方子谦带着抑制剂回房,可将糖果拿在手里的时候,他却犹豫起来。

难道,他跟莫启明要这样过一辈子?会不会对莫启明太不公平了?而且,一直这样分房睡也不是办法。早晚有一天莫启明要憋出病来。

要不就借着这次机会,跟他做真正的夫妻?

想到那个梦,方子谦不由心跳失速,脸颊也开始发烫。他深吸口气,把心一横,干脆将抑制剂锁进了抽屉里。

次日,莫启明带着方子谦外出旅行。

每年方子谦的“特殊时期”莫启明都要带他去旅行,其实是为了掩人耳目,让人误以为他俩是外出度蜜月的。这次也不例外,莫启明安排好了一切,海边的独栋度假别墅没有任何人打扰,他想趁机让方子谦放松一下心情,自己也正好休息几天。

当天晚上,两人来到海边的度假别墅,吃过晚饭后,莫启明给了方子谦一个温柔的晚安吻,正准备到隔壁房间睡下,结果方子谦突然拉住他的手臂,轻声道:“今晚,你能留下吗?”

莫启明怔了怔:“什么意思?”

方子谦脸颊微红,神色却故作平静:“我买的抑制剂好像出了问题,身体很不舒服。”

莫启明的脊背猛然一僵,因为,他明显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。

方子谦见他僵住不动,干脆豁出去了,主动抓住莫启明的手,轻声说道:“这么好的机会,你就不想把我欠你的全都讨回来吗?”

莫启明深吸口气,稳住激烈的心跳,深邃的目光定定注视着面前的Omega,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方子谦轻轻点头。

——他确定。

当初逃婚的时候,他只想着自己,放了莫启明鸽子,让莫启明变成最大的笑话,是他对不起莫启明。后来结婚时,他也只想着自己,让莫启明答应了苛刻的条件,婚后整整两年强忍欲-望,两人只有夫妻之名,却一直没有真正的标记。

莫启明对他足够耐心、包容和尊重,他欠这个男人太多。

最好的偿还方式,大概就是……欠债身偿了。

方子谦知道,一旦两人完成标记,他这辈子都要和莫启明绑在一起。换成以前他根本不会愿意,可现在,他却觉得,和这个男人绑定也不错。在这个男人的身边,他很安心,和这个男人的亲密接触,他也并不反感。既然这样,还不如假戏真做。

想到这里,方子谦便闭上眼睛,道:“这次是我买错了抑制剂,婚前的约定可以暂时作废。”

莫启明沉默了片刻,突然伸出双臂,将方子谦直接打横抱了起来。

身体腾空的方子谦有些紧张,立刻抓住了莫启明的肩膀,莫启明将他一路抱到卧室,放在床上,身体也随之压了下来。

男人的目光格外深邃,眼里有许多方子谦看不懂的情绪。

正不知怎么办,就听莫启明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你欠我的,如果我真要全部讨回来,你可知道你会付出多少代价?”

方子谦的睫毛微微一颤,道:“你、你想怎么样?”

莫启明微微一笑,凑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你逃婚一年多,婚后我又整整两年没有碰你,你说我会怎么样?”

方子谦:“…………”

听起来有点可怕?憋了三年的Alpha会做出什么事来?方子谦心里没底。

莫启明轻轻摸了摸方子谦的头发,道: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现在还可以反悔。”

方子谦其实挺想反悔的,可惜他这次出来没带抑制剂,反悔也没用了。

身体内突然涌起强烈的空虚感,方子谦猛然一颤,下一刻,他便主动搂住莫启明的脖子,贴着对方的唇道:“你真啰嗦……”

莫启明微微一怔,紧跟着便狂热地吻了回来。

方子谦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这次的吻带着浓烈的占有欲,他很快就被莫启明吻得全身无力,头脑一片空白。

接下来的事,方子谦这辈子都忘不掉。

他实在是低估了一个Alpha的忍耐力和爆发力。

莫启明能忍常人所不能忍,爆发起来也非常惊人,方子谦不知道被他要了多少次,全身酸痛得连动动手指都没有力气。

正常来说,Omega的特殊时期三天就能度过,可这次,明明信息素已经稳定了,莫启明居然还不肯放过他!

三天三夜的折腾过后,方子谦本以为“惩罚”终于结束,但下一刻,莫启明却压着他说:“这三天,是惩罚你在婚礼上放我鸽子。婚后的账,我们还需要慢慢算。”

方子谦都快被他弄哭了,难得拉下脸求饶:“我、我受不住了……饶了我……啊啊……”

回答他的,是莫启明更加疯狂的动作。

方子谦到最后干脆放弃了抵抗,全身酸软地躺平任他折腾。

整整一周时间,方子谦几乎没有下床,莫启明可算是把他欠的债全给讨了回来,将他里里外外的吃干抹净。

方子谦狠狠瞪着他道:“衣冠禽兽!得寸进尺!不要脸!”

莫启明微笑着抱住了方子谦,柔声说道:“我给过你机会让你反悔,是你没把握住。况且,你自己买错了抑制剂,还能怪我?”

方子谦心虚地移开视线。

其实,他并没有买错抑制剂,他是自愿被莫启明标记的,但是这个秘密,他永远不会告诉对方。

那时候,他还不知道自己早已爱上了这个男人。他只是觉得,两人结婚这么久,莫启明对他又尊重又体贴,关系更进一步也没什么。后来仔细想想,他才知道,其实当初做出这样的决定,正是因为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早已被莫启明突破,他的心里早已认可了这个Alpha成为自己的伴侣。

***

那次旅行过后,两人回到天琴座的家里,关系明显比以前亲密了许多。

至少,莫启明不用再天天睡客房了。

他总会找各种理由留在方子谦的卧室里,方子谦也不会固执地赶他走。

两人有了第一次经验,半推半就的,也就有了第二次、第三次。

一个月后,方子谦检查出怀孕了。方家和莫家的人几乎要摆酒席庆祝,但莫启明却不像长辈们那样开心。

回家后,莫启明轻轻握住方子谦的手,低声说道:“这个孩子,你如果不想要的话,我不会强迫你。”

方子谦沉默着没有回答。他确实没做好当爸爸的准备,可是,一想到孩子是莫启明的,融合了他们两个人的基因,他就舍不得杀死这个小生命。

当天晚上,方子谦在卧室睡下。半夜,方子谦突然被噩梦惊醒,结果下一秒,一双温柔的手就伸了过来,轻轻将他抱进怀里,柔声道:“子谦,身体是不是很难受?”

方子谦的眼眶猛然一酸——这男人居然一直没睡,就在旁边守着他。

对上莫启明深邃的眼眸,方子谦深吸口气,故作轻松地道:“我没事,做噩梦而已。你到床上睡吧。”

莫启明,抱着他躺下,一边温柔地安抚着他的脊背:“别担心,父亲那边我会解释,你如果不想要这个孩子,不用勉强自己。”

方子谦点了点头,在他怀里睡下。

次日早晨,莫启明起来的时候,发现身边空空如也,方子谦居然不在。

他焦急地下楼,找遍了客厅、厨房、卫生间,到处都没有方子谦的身影,拨打通讯仪也是无人接听。

莫启明转身就要出门,突然,他看见花园最矮的一堵墙边有排明显的脚印,莫启明怔了怔,快步走过去查看。

下一刻,就见一张熟悉的脸从墙壁那边探了过来。

阳光的照射下,那张脸白皙得近乎透明,一双漂亮的眼睛,和初见的那天一样清澈。

莫启明怔怔地看着翻墙过来的方子谦,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在泽塔学院后门初遇的那一天,那个冷淡、高傲、一身黑衣的清秀少年,就是这样,从墙的那一边突然翻过来,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他的视线。

方子谦见他发呆,便招招手,道:“快来接住我。”

莫启明回过神来,立刻上前一步伸出双臂。

方子谦直接跳了下来。

莫启明吓得差点心脏停滞,直到柔软的身体稳稳地落入自己怀中,莫启明的心脏还在激烈地跳动,看着方子谦,责怪地道:“你也不怕危险!”

方子谦道:“我刚才翻过来的时候,一直在想一件事,现在我想通了。”

莫启明道:“什么事?”

方子谦微微弯起嘴角,说:“我想留下这个孩子。”

莫启明的脸上明显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:“你……你真的愿意?”

方子谦点头:“嗯,我也喜欢小孩子,而且等孩子出生后,我可以教他练格斗术,将来不受欺负。”

莫启明又是惊又是喜,用力地抱住方子谦,道:“太好了!子谦,我爱你。我一定会和你一起教育好我们的孩子!”

方子谦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回抱住了对方。

事实上,他并不喜欢小孩。

但是,这是他和莫启明的孩子,他愿意生下这个孩子。

当年初遇的时候是什么场景方子谦已经记不清了,但是刚才,当他从墙壁的那一侧翻过来,稳稳落入莫启明怀里的那一刻,失速的心跳明确地告诉着他,其实多年前,他也有过类似的感觉,十八岁的少年Omega,被英俊的Alpha稳稳接住的那一刻,心底的一根弦似乎被轻轻触动过。

或许当年,动心的不仅是莫启明一个,还有他方子谦。

冥冥中注定的缘份,他们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。

他以前一直觉得伯格王子是最幸运的人,在被指婚的情况下,居然还遇到了真爱。

如今却觉得,自己才是最幸运的人。在逃婚之后,居然还能遇到真爱。

和莫启明在一起,怀孕了也不觉得有压力,反而有种淡淡的幸福感,大概,这就是爱情吧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莫涵的那一段剧情太悲惨就不写了,正文里反正有描述,大家脑补就好~~

两位爸爸其实很相爱,等莫霖和洛非结婚后,两个人没羞没躁地一起生活在首都星,非常幸福就是了!

这篇文到这里暂时结束,没看够ABO的,大家7月中旬,洛宁篇再见!

《星际结婚指南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100文学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100文学!

喜欢星际结婚指南请大家收藏:(m.100wenxue.com)星际结婚指南100文学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狂医废材妃 凡人修仙传 魅王毒后 余生有你,甜又暖 伯爵大人有点甜 喜相邻 快穿之历劫小妖精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有个女孩叫夏桐 墨爷你前女友又来求复合了 帝妃临天 轮回乐园 超感应假说 首富小村医 前夫高能 洪荒:镇守混沌后,归来时族人被炼屠巫剑 重生之温婉 剑道独尊:我的剑魂强无敌 白袍总管 从西游开始练习反套路
经典收藏 你不要过来啊 狼叔驯养手则 星辰骑士 末世之最终进化 完美情人 冠位团扇 救世[快穿] 气运之子(快穿) 每天都在风靡帝国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 无限秘境[全息] 我怀了全球的希望 秦宁的奋斗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银河帝国之刃 霸气外露 限定暧昧 开个门 刀子精 说好的绝症都被我救活了
最近更新 末日女神养成攻略 我在末世搞经营 我在星际奋斗那些年 哨兵不乖 快穿游戏加载中 我给男主当继母[星际] 穿成男二的白月光 我在星际斗兽场C位出道 直播养崽后我成了星际首富 偶像直播秀 你打算萌死我吗[快穿] 满级大佬身在末世 星际第一培育师 一不小心就成了全服公敌 速滑求生[末世] 丧生不丧 宿主今天也很甜 砸锅卖铁去上学 快穿 呵!好男人 装A的O怎么可能再找A
星际结婚指南 蝶之灵 - 星际结婚指南txt下载 - 星际结婚指南最新章节 - 星际结婚指南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